亟隐

朝不闻道,夕亦死可矣

02/19
00:18
流年逝

是谁来自山川湖海

走出考场的时候锦神说切酱你是不是很开心,以后再也没有考试了。

我说,本来是很开心的,听你这么一说,我突然意识到要和你们和大学生涯分道扬镳了。

怅然若失。

 

考完试当天晚上失眠了,于是拿起kindle看完了《岛上书店》。

有些习惯一开始需要强迫自己去做,久而久之就能从中获取乐趣。比如阅读。

以及,共鸣是非常重要的东西。

“我们读书,因为我们孤单;我们读书,然后就不孤单,我们并不孤单。”

 

火车是考完试的第二天。临行前的午饭没有叫cyy,也没有找男,只有锦神和学弟。

刚回到机房的时候看到原来的位置上放着键盘,于是就在旁边坐下。然后身边来了一个呆萌的学弟,忍不住调戏了一下。

后来才发现很多共同点,比如GDOI出身,比如动漫,比如学钢琴。

于是在武汉的日子都是跟学弟一起玩耍的。

逛了几次珞珈山,在走遍北京高校之后,依旧觉得武大很美。包括新建的新图。

下次回来,也许是樱花节,也许是毕业前。

 

凌晨的时候回到了惠州,大口地呼吸着新鲜的空气。

房间搬到了三楼,整个三楼也就只有我一个人。

站在空旷的客厅,看着窗外零星的灯光。

 

2016年2月,跑去深圳呆了一个星期。跟同学,和同学的同学在南山各地晃悠。回家的途中又去lzh家里住了一周,直到我准备返校,他准备留学。

大三的下学期,参加武汉各校的校赛,包括本校的,几乎都拿了第一。而地大校赛,因为cyy一喷成名。

6月的时候去湘潭参加了CCPC的邀请赛。带了两个跟我没关系的妹子,因为罚时没拿到Au,身败名裂。随后四人组跑到长沙玩了几天,cyy终于忍不住和zj表白,回来的车上一直看他们秀恩爱。

2016年7月,丹棱街5号1号楼10F。Operating Systems Group,没想到有一天我会站在这里见证改变世界的力量。

参加Hackathon,第一次接触Cortana,作为唯一的dev各种瞎搞最终如期完成。又被拉去参加Young Hackathon,跟着两个PM去人工耳蜗学院调研,收获了HHKB。

presentation之后被告知OSG没有名额,大家陆续离职。随后去了趟苏州打脸。

10月,开始在头条实习。

11月,yls到北京出差,整天拉着我去吃夜宵。于是开始和华科的同学混在一起。

12月,返校准备最后一场考试。

 

♬ ♩ ♪ ♫ ♬ ♩ ♪ ♫ ♬ ♩ ♪ ♫ ♬ ♩ ♪ ♫ ♩ ♪ ♫ ♬ ♩ ♪ ♫ ♬ ♩ ♪ ♫ ♬ ♩ ♪ ♫ ♬ ♩ ♪ ♫

 

23个小时的火车,从深圳到北京。

地铁上半个小时的安检,拖着行旅跟管家拿了钥匙。

整理直到七点,肚子饿得不行。

一直走到人大都没几家饭馆,最后在真功夫吃到了热腾腾的米饭。

有种浪迹天涯的感觉。

 

回北京前去了趟深圳。

一年前我说要待在这里,结果义无反顾地跑到北京去了。

最重要的原因是想和优秀的人相处,以及更大的舞台。

然而我现在只想安逸地过日子。

虽然看起来不太现实也没有这个意愿,但总觉得以后会跑到国外去。

大概不会在一个地方呆太久。

 

到深圳,很大一部分理由是为了见Nero。

见到Nero后,我才发现我并不孤单。

我一直生活在矛盾之中,几欲疯狂。

因为无法改变自己的无能,以及不知道想要追求什么。对一切失去了兴趣。

我曾试图从哲学中寻找答案,未果。

Nero的精神状态比我好多了,每天划水之余学着算法学着数学。最近还给camp出题。

我们聊了很多,然后我推荐他去学哲学却未成功。或许哪一天就会打开新世界的大门。

 

临行前的一天和小伙伴跑去深圳湾骑单车。

微微带着寒意的海风,蔚蓝的天空洒下柔和的阳光,穿越云雾到达香港对岸的跨海大桥。

顿时觉得惬意无比。

 

用王小波的一句话结尾。

那一年我二十一岁,在我一生的黄金时代,我有好多奢望。我想爱,想吃,还想在一瞬间变成天上半明半暗的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