亟隐

朝不闻道,夕亦死可矣

05/10
00:22
流年逝

2017年5月9日

返校之后终于有时间去找一下董哥,想来已经一年未见了,心中有点忐忑。

一见面董哥便问我去哪了,我告诉他我找了研发的工作而不是算法,他楞了一下,眼神带着几分失落,随即又说这也很有挑战性。

OI两年,ACM三年,转专业,我从未质疑过自己的选择,却在这一刻羞愧难当。

随后董哥讲了讲最近带着学生做的项目,ML的一些知识以及现在搞科研所遇到的困难。

大概很多人都无视了董老师以及他所做的工作,然而我知道也敬佩他在学术上的造诣与专注。

说起来倒有点荒唐,我在武大最佩服的竟是董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