亟隐

朝不闻道,夕亦死可矣

02/20
23:01
流年逝

喃喃细语

女人似乎天生学会了绝情,短短时间内就能从耳鬓厮磨到冷眼相待。

而一向理智的我却始终无法平静下来。那些逝去的情感,无论是自己抛弃的还是被夺走的,都要长久缓缓得回忆一番。

那几个人生中路过的女孩,在转身之后从未回头过,也不留下只言片语。包括那个我准备长相厮守一生的爱人。

不受控制地想象再次相遇之后的复合或者回到原点重来的场景,最终都以闷得透不过气而终,化成一声长长的叹息。

 

原以为不会再写文章,不会再有无处发泄的情感,谁知造化弄人。

最惨的时候是NOIP和ACM的那段日子,以及现在。

前两个是一次次在否定自己中挣扎,现在是在世界坍塌后的瓦砾中绝望。

年少的时候无数次质问自己为何而伤心、愤怒,又在懊悔着什么,直到能坦然面对最真实的自己。而现在却只能懦弱地随处发泄。

这一场虚幻的盛世美梦支撑了心中最柔软的依赖,却没有注意到弥漫着渐渐腐烂的气息。

 

初见之时我鲜衣怒马意气风发,于是你红着脸低头不语,却又偷偷美眸一瞥。

我暗自许诺,定给你个无悔的未来。

可世事难料,谁又能想到会走到今日的结局。

我并非轻诺寡信之人,只是连我也不知道路往何方,却不敢放下骄傲与你倾诉。

恍惚中却未见到身边熟悉的身影已渐行渐远。

 

在食堂打着饭,想到要一个人回到充满你的气息的地方,眼泪就控制不住流了下来。

跑出公司的大门,冷冽的风狠狠扇来,却还是止不住汹涌的泪水。

我绝望了。

 

 

最后一次视频的时候你说要是没有话说就挂了,我们明天再见。

我怎么会没有话说呢,可我没有说出口就再也不见了。

你真是骗子,三番两次违背了自己的承诺。

最终却又要来一句对彼此都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