亟隐

朝不闻道,夕亦死可矣

03/13
00:25
流年逝

T

在朋友圈发了条状态,不久有个朋友问去爬泰山吗。想起了天津的事情,于是迅速定下了机票。

出行前一天在队友家过夜,第二天醒来之后给你写短信。

直到上飞机才写完,在离开这座城市前发出了短信。

第一站是青岛,在陌生的城市里直冲横撞,肆意宣泄内心的情绪。

到了晚上,跑去五四广场。

我想你也是来过这里,在这里看海和璀璨的灯光。

我把朋友抛下,一个人在这里来来回回的走,脑子里都是你挥之不去的身影。

回到宾馆喝酒,直到想吐。

朋友说,没吐就说明感情还是不够深。我笑了笑。

但总算睡个安稳觉。

 

第二天早早起来,坐上高铁。

呼啸的列车,窗外不断变化的是跟你的回忆。

下了车后去了宾馆,在路边吃了点东西就直接去泰山下。

从红门出发,这是一条全程无车的道路。

从山下到山顶走了4个小时,也不知道怎么就坚持走完了。

山顶光秃秃的,除了凌冽不止的狂风,只有为数不多的建筑和残石。

天地间只剩下这座山峰孑然一身,遗世独立。

而我也一样。

掏出冻僵的手发出了短信,二十分钟后明白了不会有回音。

在这孤独的山峰上有个孤独的身影,傻傻地大喊 “周若玮我爱你”。

回答的只有狂风的嘲笑。

 

下山花了一个多小时,双腿失去了知觉。

回到宾馆倒在床上,却依旧不肯闭上眼睛。

我知道你不在乎我,即便伤害了我也不愿因我而影响你的前程。

不是对我来说不重要,只是我已经不重要了。

这些事不过是再难过一段时间罢了,可你所作所为已经不能用过分来形容。

刚分手你就主动地找上了初恋,你又一次违背了诺言。

周若玮,你连最后一丝尊严也不给我留下,也不给这段感情一点尊重。

 

或许是太累了,最终还是睡着了。

我梦见你对我说,我们还有没有机会在一起。

我跑过去紧紧抱住你,当然有了。

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泪流满面。

六点,又是六点,不管多大的疲劳都敌不过这个诅咒。

 

预约了心理医生,订了最近一班车回北京。

医生说只要每天睡四个小时就不会猝死。我忍不住笑了。

医生说这种事情得自己走出来,不用逃避也逃避不了。我又笑了。

最后,还是可以借助药物平静情绪和睡眠。

看,这世间没有什么解决不了的难题。

只要不是发生在自己身上。

 

你是否想过会有这种结果?

听说你过得很好,真羡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