亟隐

朝不闻道,夕亦死可矣

04/22
19:59
流年逝

2019.04.22

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啊。

下午leader约谈,直接摊牌问最终决定是什么,不会撒谎的我只能回答否。

“嗯挺好的。”

然后一段沉默之后开始询问交接的事情了。

就这样开始离职的流程了,这该叫裸辞还是失业呢?

接下来要是竞业那就更加完美了,那我真的要佩服贵司了。

 

上次见到了加菲意外地聊起了职业规划,后来更加意外地遇见了天王。

总得来说就是要认清自己的优势,去做更有价值更加不可替代的事情。

这样看来我似乎没有顺应时代的潮流前行。

 

 

最近的感受,没有必要去感谢曾经伤害过你的人。

没有人应该被伤害,也没有什么必须经历的挫折。

不要通过虚伪地感谢去假装释怀。

 

 

 

乱烟笼碧彻,飞月向南端。

寂寞离亭掩,江山此夜寒。